马里对大多数中国人绝对是非常陌生的国家,陌生到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地球上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国家。但在几天前一条中国驻马里大使馆的公告却让很多人知道了这个国家,公告内容有些毛骨悚然:见人就杀,呼吁民主注意人身安全。

马里共和国(La République du Mali),简称马里,是西非的一个内陆国家,向北与阿尔及利亚、向东与尼日尔、向南与布基纳法索和科特迪瓦、向西南与几内亚、向西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接壤,是西非面积第二大的国家。它的北部边界在撒哈拉沙漠的中心,大多数人集中在南部,塞内加尔河源于这里。马里国家面积的2%是农用地,同时80%的劳动力在农业工作。 以上摘自

马里的国名来自马里帝国,在当地语言中指的是“河马” 全国人口近200万,90%的人信仰教,10%的人信仰基督教。

马里的国界与大多数非洲边界一样,没有任何文化或者历史分割的样子,就是地图上画直线。北部是撒哈拉沙漠,尼日尔河贯通全国。在尼日尔河以下,是马里传统农业区,但土地不算肥沃,除了少量的蔬菜外,还种植水稻、小米、玉米、棉花、花生和高粱。

尽管马里始终以为主,但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的族群进而演化出许多不同的语言。一般来说,北部以图阿雷格人和一些阿拉伯族群为主,南部以非洲黑人族群为主。

与很多国家一样,马里祖上也曾经阔绰过,公元13世纪初,在西非的广袤大地上马里帝国冉冉升起,到14世纪进入全盛时期。

从上图可看到帝国疆土遍布新几内亚,塞内加尔和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占据尼日尔河黄金地带并拥有绵长的海岸线,其中还包括了通布图,马里帝国最重要的战略经济要地坐落在尼日尔河河道和萨赫勒地区陆地通道的交汇处. 它给马里帝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让马里帝国成为西非最富裕乃至整个非洲都是最富裕的国家。

作为马里最著名的领袖,曼萨·穆萨 (Mansa Musa) 曾经向麦加进行了著名的朝觐行军以达到稳定国内统治,对外震慑邻邦的目的,其沿途花费堪称奢华,消耗了大量黄金,以至于扰乱了远在埃及物价。另外他还捐赠了许多寺和宗教学校,其中很多留存到了现代。

在军事上,马里军队是拥有众多重骑兵部队,当时在非洲步兵装备剑和长枪是主流。在其鼎盛时期,马里骑兵大约拥有战马10000 匹,这在当时的非洲来说是相当恐怖的力量。但与当时世界其他强权的军事力量比,还是有所不如的,例如明朝。

的这张图片显示了马里骑兵俘虏有时被纳入军队中的奴隶士兵。与当时的其他国家一样,马里人使用奴隶兵。

这样的繁荣随后延续了近一个世纪,直至1611年被班巴拉人打败亡国。随后在1895年沦为法国殖民地,后在1958年成为“法兰西共同体”中的“自治成员”基本完成独立。

其实一个土地几乎全是沙漠的内陆国家,贫穷是很正常的,但马里的穷还是能让国内读者吃惊的。

作为全球最贫穷的国家,50% 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到 1.25 美元。有近 59000 名无家可归者和143500 名马里难民逃难至邻国。超过60 万马里人需要粮食援助。作为一个低收入国家,马里的人类发展指数在 188 个国家中排名第 179。该国25% 的家庭处于中度至重度缺粮状态,五岁以下儿童中,有三分之一患有营养不良,身体和认知发育迟缓。

与很多非洲国家一样,马里也是一个政局很不稳定的国家。领导人更替频繁且往往通过非正常的方式换届。

中央指派的官员在当地也可谓毫无影响力,具体权利掌握在当地酋长手中,其通常会受中央的委任成为当地首要官员,但不会受到任何中央的节制。极端的权利也造成了严重的贪腐问题,他们会到贪污用来救命的国际援助,这些援助往往是先流入到当地官员和家属手中,只会剩余一小部分以当地酋长的名义发放给平民手中,加之当地帮派林立、横行,食不果腹的平民要不饿死,要不加入恐怖组织袭击抢劫国际援助,所以现在很多国际援助组织并不想进入该地区,这也造成了进一步的恶行循环。没有国际援助可抢的恐怖组织甚至敢公开抢劫大使馆或重要公共场所,一群饿急了眼,杀红了眼的恐怖组织,所以也难怪中国驻马里大使馆用“见人就杀”来形容这群恶徒了。

政局不稳军人哗变、行政机关腐败、极端宗教组织,这些会让当地社会不稳定的因素,马里几乎占了一个遍,悲惨的境遇下在某海外问答平台中,在屈指可数的有关马里提问中很多都是询问“如果每天虔诚的朗读古兰经是否可以逃避厄运”的问题,可能当地人在现实世界中真的找不到那怕一点希望的光芒了吧。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