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大雪覆盖了叙利亚伊德利卜,当地人在被战争摧毁的家园中生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3年,他的弟弟·努尔·马塔尔在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失踪。在那之后,阿米尔一直致力于研究和记录恐怖组织“国”(IS)在叙利亚犯下的罪行。

据信是被IS掳走的数千名平民之一。2014年,IS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地区,称,该组织的残酷统治令当地人苦不堪言。

人们最后一次见到时,他正在报道一个叛乱组织总部遭到的爆炸袭击。人们在爆炸现场找到了他的相机。家人听说,他被关在IS的监狱中。此后数年,他像“人间蒸发”了一般,音信全无。

随着叙利亚的战火逐渐平息,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事情逐渐淡出世界媒体头条。IS的统治被推翻时,世界其他地方的许多人并不知情,也不关心。

对叙利亚人来说,战火平息后,人们要重建的不只是家园,还有内心的平静。称,IS昔日统治的范围内仍有数千人下落不明。如今,人们要求对当初下令逮捕他们的人问责,但迟迟得不到回应。一些失踪者的家属告诉,他们感觉“被一个不断前行的世界抛在后面”,只能独自追寻亲人的下落。

对于失踪者的具体人数,不同组织的统计数据不尽相同。人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不久前,在叙利亚东北部几十个“万人坑”中发现了约6000具尸体,占该地区失踪人员的一半左右。人权组织表示,2013年至2017年,IS统治叙利亚北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期间,当地数千人因不明原因失踪,他们的家属至今仍生活在悲伤和不确定中。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叙利亚司法和问责中心日前发布一份报告称,IS的违法行为涉及、战争罪,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构成了种族,“相关家庭有权知道他们所爱之人命运的线岁。战争打响后,他经常带着相机外出,记录冲突现场。出事那天,他正在拍摄关于拉卡及其居民反对IS的纪录片。4个月后,拉卡成为叙利亚首个完全落入IS控制的大城市。极端分子在2014年6月宣布建立政权,这座城市成为其“首都”。

IS用恐怖统治马塔尔兄弟的家乡拉卡,设立了数十个拘留中心,残酷地对待反对派,还在城市地标纳伊姆广场悬挂被斩首者的头颅。在阿拉伯语中,纳伊姆意为“天堂”。

如今,阿米尔与父母、兄弟姐妹住在德国柏林。一些从拉卡监狱里侥幸逃脱的幸存者告诉他,曾在监狱里见过他弟弟。过去几年,阿米尔多次回到叙利亚,甚至去“万人坑”寻找线索,但始终没有得到弟弟的踪迹。

“这是痛苦的事实,这样的故事在叙利亚俯拾皆是。2011年以来,叙利亚有13万人在漫长的战争中失踪。人们消失的原因很多:战斗人员和平民在战斗中失踪,一些人被绑架、被处决、被埋进‘万人坑’。”人权组织“新国际主义者”在网站上写道。

“新国际主义者”指出,叙利亚战争时期,不计其数的人在逃难路上失踪。除了IS,民兵组织,包括那些得到西方支持的组织,也在劫持、折磨和杀害。“战争持续10年,几乎覆盖了整个国家,失踪人员来自四面八方。”

国际失踪人员委员会已着手从失踪者家属那里收集DNA样本,但寻找失踪者的进展缓慢。阿米尔和家人还没有提供样本。几年前,阿米尔开始收集与IS及其拘留中心有关的资料。现在,他与叙利亚、伊拉克、德国、法国、日本和美国的活动人士合作建立起“虚拟博物馆”,向世人展示极端分子的罪行,帮助寻亲者收集失踪亲人的信息。

随着时间推移,阿米尔越来越不确定自己能否找到弟弟。“有时我失去了希望,因为从逻辑上说,这压根儿没有希望……”他告诉,“每隔几周或几个月,母亲就会问我(是否找到了弟弟的线索)。很遗憾,我的答案总是‘什么都没发现’。”

2013年,他的弟弟·努尔·马塔尔在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失踪。在那之后,阿米尔一直致力于研究和记录恐怖组织“国”(IS)在叙利亚犯下的罪行。

据信是被IS掳走的数千名平民之一。2014年,IS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地区,称,该组织的残酷统治令当地人苦不堪言。

人们最后一次见到时,他正在报道一个叛乱组织总部遭到的爆炸袭击。人们在爆炸现场找到了他的相机。家人听说,他被关在IS的监狱中。此后数年,他像“人间蒸发”了一般,音信全无。

随着叙利亚的战火逐渐平息,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事情逐渐淡出世界媒体头条。IS的统治被推翻时,世界其他地方的许多人并不知情,也不关心。

对叙利亚人来说,战火平息后,人们要重建的不只是家园,还有内心的平静。称,IS昔日统治的范围内仍有数千人下落不明。如今,人们要求对当初下令逮捕他们的人问责,但迟迟得不到回应。一些失踪者的家属告诉,他们感觉“被一个不断前行的世界抛在后面”,只能独自追寻亲人的下落。

对于失踪者的具体人数,不同组织的统计数据不尽相同。人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不久前,在叙利亚东北部几十个“万人坑”中发现了约6000具尸体,占该地区失踪人员的一半左右。人权组织表示,2013年至2017年,IS统治叙利亚北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期间,当地数千人因不明原因失踪,他们的家属至今仍生活在悲伤和不确定中。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叙利亚司法和问责中心日前发布一份报告称,IS的违法行为涉及、战争罪,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构成了种族,“相关家庭有权知道他们所爱之人命运的线岁。战争打响后,他经常带着相机外出,记录冲突现场。出事那天,他正在拍摄关于拉卡及其居民反对IS的纪录片。4个月后,拉卡成为叙利亚首个完全落入IS控制的大城市。极端分子在2014年6月宣布建立政权,这座城市成为其“首都”。

IS用恐怖统治马塔尔兄弟的家乡拉卡,设立了数十个拘留中心,残酷地对待反对派,还在城市地标纳伊姆广场悬挂被斩首者的头颅。在阿拉伯语中,纳伊姆意为“天堂”。

如今,阿米尔与父母、兄弟姐妹住在德国柏林。一些从拉卡监狱里侥幸逃脱的幸存者告诉他,曾在监狱里见过他弟弟。过去几年,阿米尔多次回到叙利亚,甚至去“万人坑”寻找线索,但始终没有得到弟弟的踪迹。

“这是痛苦的事实,这样的故事在叙利亚俯拾皆是。2011年以来,叙利亚有13万人在漫长的战争中失踪。人们消失的原因很多:战斗人员和平民在战斗中失踪,一些人被绑架、被处决、被埋进‘万人坑’。”人权组织“新国际主义者”在网站上写道。

“新国际主义者”指出,叙利亚战争时期,不计其数的人在逃难路上失踪。除了IS,民兵组织,包括那些得到西方支持的组织,也在劫持、折磨和杀害。“战争持续10年,几乎覆盖了整个国家,失踪人员来自四面八方。”

国际失踪人员委员会已着手从失踪者家属那里收集DNA样本,但寻找失踪者的进展缓慢。阿米尔和家人还没有提供样本。几年前,阿米尔开始收集与IS及其拘留中心有关的资料。现在,他与叙利亚、伊拉克、德国、法国、日本和美国的活动人士合作建立起“虚拟博物馆”,向世人展示极端分子的罪行,帮助寻亲者收集失踪亲人的信息。

随着时间推移,阿米尔越来越不确定自己能否找到弟弟。“有时我失去了希望,因为从逻辑上说,这压根儿没有希望……”他告诉,“每隔几周或几个月,母亲就会问我(是否找到了弟弟的线索)。很遗憾,我的答案总是‘什么都没发现’。”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