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战争与冷兵器时代战争不同,不仅战争强度大,而且代价高。别看美军动不动把航母开到敌对国家耀武扬威,只要航母一动,一天需要耗费几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战争发起后的费用了。因此,一个国家无论内战还是对外战争,打的是实力,打的更是真金白银。

但叙利亚战争从2011年到到现在,已经打了长达8年,叙利亚遭受重创。叙利亚的城市大都成为废墟,我们会发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依旧精神抖擞。而且从现在叙利亚局势看,叙利亚政府军已经收复大部分失地,叙利亚全境解放指日可待。

叙利亚战争从开始打时,美国等西方国强势介入,大有一举把巴沙尔赶下台的态势,那时有人预测:巴沙尔的命运将会如萨达姆和卡扎菲一般下场。在叙利亚战争时,叙利亚受到来自西方国家,乃至阿拉伯国家的谴责,叙利亚经济已经不复存在,没人会与一个发生战争的国家做生意,更不会帮助叙利亚政府。因为很多国家都听从美国的。伊朗就是鲜明事例。

但在叙利亚战争打响后不久,叙利亚各个反对派武装蜂拥而起,这些反对派武装在得到西方财力和武器的支持下,巴沙尔政权大有被消灭的危险,但此时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才使叙利亚战争局势有所好转。后来在叙利亚战争中,叙利亚政府军越战越勇,而且叙利亚政府不断提高军人的工资待遇,甚至大量花钱策反对派武装。而美国则在战争中不断收缩,后来居然选择跑路。很多人不明白,叙利亚是一个产油国家,论富裕该国比不上沙特和卡塔尔,巴沙尔缘何那么有钱继续战争呢?

叙利亚政府的钱,要得益于叙利亚政府多年的积累。叙利亚这个国家与其他国家不同,该国如“世袭式”统治,老阿萨德当年玩转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谁也不得罪,甚至与以色列谈判,在各个强大势力面前游走,为叙利亚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发展基础。

老萨德去世后,巴沙尔接任总统。此国始终牢牢被阿萨德家族所控制。老阿萨德不可能一分钱不留,据资料记载,阿萨德家族靠几十年统治,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要知道阿萨德家族已经统治叙利亚40多年,这么多年财富积累一定很惊人。而且阿萨德家族及老阿萨德培养的亲近人,都掌握了叙利亚的国家经济命脉。那些靠阿萨德家族生存的富豪们应该清楚,巴沙尔被推翻,他们的财富就是为零,只有支持巴沙尔政权,他们才有望保住既得的财富。因此,巴沙尔靠这些财富完全可以支撑战争。

叙利亚战争也被军事专家称为代理人战争,因为有美国和俄罗斯、法国等国的介入,还有中东沙特、卡塔尔、阿联酋、伊朗等国都参与了。以色列还“搂草打兔子”袭击叙利亚政府军。在这些外国势力介入下,真正与巴沙尔站在一起的只有俄罗斯与伊朗。这两个国家全力支持巴沙尔,也减轻了巴沙尔的压力。特别是俄罗斯派军队、飞机,据说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就花费了五十多亿美元。还不包括向巴沙尔提供各类武器装备及物资。伊朗作为叙利亚传统盟友,也是产油大国,军事实力也很强,也向巴沙尔提供援助和支持。

在叙利亚战争中,我们会发现叙利亚反动派武装不缺钱,也不缺武器,但缺的有效指挥,缺的是协同作战。这些反对派武装派别很多,但不团结,任何一支武装都想独立作战,因此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犹如一盘散沙,也给了巴沙尔的机会,巴沙尔可以借机逐个消灭或者策反这些武装势力。反对派武装被叙利亚政府消灭后,他们的财产就被叙利亚政府收归,叙利亚政府军利用这些钱,继续战斗。据资料显示,叙利亚政府军光没收的对派武装的资产就达二百多亿美元,这些钱也够巴沙尔继续往下支撑。

如果从财力看叙利亚战争中巴沙尔取胜有一定因素外,巴沙尔的“财富”还来源于他手下军队和政府官员,是他们忠诚战斗,才使巴沙尔没有失败,这也是一笔巨大“财富”。

虽然叙利亚战争初期,有倒戈的叙利亚政府军,但只是少数。大部分叙利亚政府军甘心为阿萨德家族卖命,不得不承认阿萨德家族培养出来的军人有忠诚效命的精神。因为巴沙尔对待政府军犹如自己的亲人,从画面可以显示,巴沙尔经常深入军队中,也不必害怕被军人暗杀,也能看出这支军队对巴沙尔的忠诚度。

叙利亚从政府官员到军队高官及普通军人,都是什叶派,但什叶派在叙利亚教派是极少数,该国大都是逊尼派,而叙利亚的权力就掌控在什叶派手中。因此,叙利亚战争中,什叶派的政府官员和政府军必然要全力死战。因为他们如果不战而退,最后命运都很惨。只有跟着巴沙尔才会有希望。

叙利亚政府军是一支战斗经验很丰富的军队,我们从历史上看,历次中东战争中都有叙利亚军队的身影。而且叙利亚军队一直在戈兰高地与以色列有冲突,叙利亚也在黎巴嫩用兵。因此,叙利亚军队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况且还在自己国土战争,地形环境熟悉,这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反观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无论从人员素质还是战术上都无法与叙利亚相比。

因此,叙利亚战争打了8年,巴沙尔不仅有巨额的金钱和得到金钱的渠道,还有巨大的“精神财富”,这些都是支撑巴沙尔继续战斗的根源。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