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0日,正当美国为针对伊朗的指控寻求国际支持,宣称伊朗参与了袭击阿曼湾的油轮以及该地区最近发生的其他邪恶行动之时,伊朗宣布他们击落了一架美国无人机。而且还不是其他无名小卒,而是大名鼎鼎的RQ-4“全球鹰”高空长航时(HALE)战略无人机。这是目前美国空军以非秘密方式服役的最先进的无人机系统。RQ-4携带一整套光电,雷达和电子情报收集系统,从高空窥探其他国家,通常沿着其他国家的领空边缘飞行,以便机载设备从高空以倾斜角度对位于其他国家领土的目标实施侦察,该机在波斯湾和阿曼湾非常活跃。

伊朗共和国通讯社(IRNA)的报道表示,美国无人机是在伊朗霍尔木兹甘省库忽穆巴拉区(Kouhmobarak)附近入侵伊朗领空时被击落。这处伊朗沿海领土几乎位于霍尔木兹海峡中线延伸线的位置。库忽穆巴拉区位于通往海峡南部的入口处,距离发生油轮遭袭事件的地方非常近。伊朗霍尔木兹甘省的整个区域都是美军空中侦察机、尤其是无人机巡逻侦察的主要区域,以便美军随时掌握有关伊朗军事活动的情报,监控伊军通信,以及定期更新伊军电子战斗序列、 伊朗的防空兵力位置所在以及处于什么状态。

目前,在油轮遭袭事件发生后,美军对伊朗领空实施的贴身抵近侦察飞行对于提供实时战略和战术情报以及收集有关伊朗在袭击油轮的水雷中起的作用的进一步证据至关重要。 RQ-4无人机的飞行高度超过65,000英尺,所以击落该机的一定是一种先进的雷达制导的地对空导弹,而不会是那种便携的肩扛式红外制导防空导弹。伊朗在这方面有很多武器,包括俄制S-300系统的先进型号。使用这类武器对美军飞机开火肯定会被视为一种敌对态势的升级。又或者,该机可能是被伊朗战斗机击落,但这种可能性较小。

就在上周发生油轮袭击事件之前,美国称伊朗试图使用一种肩扛式防空导弹的改型击落在伊朗附近空域低空飞行的MQ-9“死神”(Reaper)无人机,但没有命中。 据报道,被击落的RQ-4“全球鹰”系列无人机的具体型号实际上是美国海军的MQ-4C“海神信使”(Triton)型。 这些报道可能存在问题,因为据我们所知,该地区并没有部署MQ-4C。事实上,MQ-4C预计将在今年夏天首次部署到关岛——位于这个星球的另一头。不过,这可能已经发生了变数,有可能的是,本次部署在紧急情况下进行的,但我们尚未证明这一点。

另外,还有几种可能性,该地区也有定期飞行的EQ-4——这是一款配置战场机载通信节点(BACN)的无人机,专门为当地美军使用的数据链路和无线电提供网络和通信中继。由于该机不测承担间谍侦查任务,不需要在伊朗海岸游荡,所以这不太可能被击落。最后一种可能性是RQ-4N “广域海上监视项目”验证机(BAMS-D),该机是美国海军MQ-4C无人机项目的技术验证机,驻扎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帕塔克森特河海军航空站,我们不了解该机的任务动态,但也有可能是该机。 除此之外,也可能完全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全新美军无人机。伊朗有过击落美军无人机的记录,但击落RQ-4这样的战略侦察机将是一项重大而荣誉的战果。 击落RQ-4不仅仅意味该地区可能升级到瞬间爆发血战,也代表着重大的技术损失,这取决于该机残骸的完整程度。

RQ-4的机载系统本质上是高度敏感的,伊朗及其朋友俄罗斯和东亚某国都会希望能够获得这些残骸的一部分。 此外,伊朗尝试击落美国无人机也不是新鲜事。伊朗曾试图骚扰过去在其领空附近贴身抵近侦察的美军无人机。2013年,一架美军“捕食者”无人机开始得到了F-22战斗机的护航,以应对伊朗对该机的威胁,当时媒体对F-22震撼伊朗战斗机飞行员进行了热炒。

6月19日凌晨12时50分,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多份报道,五角大楼内的官员确认损失的是一架MQ-4C。这意味着该机被秘密部署到该地区。他们还坚称该机是在国际空域被击落。 在这种情况下,在这里讨论MQ-4C的性能非常重要。该机不仅是针对海洋环境优化的远程雷达,图像和电子情报收集平台。该机使用其搭载的(MTS-B)光电/红外传感器系统,通过下降到较低的飞行高度并抵近,对侦察目标进行详查。换句话说,与全球鹰不同,这意味着,该机的飞行高度可能较低。该机的飞行高度通常低于RQ-4,因此该机配备有防结冰系统,可以抵御恶劣天气的影响。因此,根据其任务简报和无人机操作员所看到的情况,该机有可能在中空或甚至更低的高度飞行。这将使其落入众多地空导弹系统杀伤区。

MQ-4C不仅仅是一种大面积海域的“蓝水”监控平台。该机还可以让美军对敌沿海地区的某个特定感兴趣的区域保持近距侦察,并以高保真的方式追踪敌人的行动。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系统。越接近一个你感兴趣的港口,该机可以收集的某些类型侦察情报的质量就越好。因此,远离太远意味着您没有让作为多任务侦察平台的独特性能发挥到最大化。将雷达,电子和图像侦察融合在一起,这些都是该机可以长时间提供的 – 这就是为什么该机的性能如此强大。为了充分利用这三者,可能需要更接近目标区域。因此,在风险与回报方面存在权衡。此外,如果这确实是MQ-4C的首次秘密部署,那么,这对伊朗人来说也是更加新鲜的战果。该机本可以看到全球鹰所看不到的、做到全球鹰所不做的事情。这将会带来许多收获。

6月19日凌晨1时37分,我们的朋友@Aircraftspots已经完成了一些非常棒的工作,可能跟踪到五天前一架飞往中东的无人机。 他的推特上说,6月15日:美国海军的一架MQ-4C 166510大约0340Z离开帕塔克森特河海军航空站飞往阿联酋的迪哈夫拉(Dl-Dhafra)空军基地。 这架飞机的机号和身份有点问题。该机并非MQ-4C型,而是我们在上文提到的BAMS-D验证机。从帕塔克森特河海军航空站飞向中东这一点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那就是该机部署的地方。唯一可用的MQ-4C中队则位于美国另一侧的穆古海军基地(NAS Point Mugu)。因此,看起来,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说法也许还有问题,美国损失的是一架BAMS-D。该机的机身是从美国空军不再需要的早期的RQ-4A“全球鹰”无人机Block 10型中回收再用的,并用于“MQ-4C”项目实验测试和研发期间的概念验证工作。

6月19日下午2时05分,伊朗官方媒体称,击落美军无人机的是伊朗“雷霆”(Raad)防空系统。这是一种公路机动的中程地对空导弹系统,类似于俄罗斯的萨姆-11“山毛榉”防空导弹系统。“雷霆”防空系统能够击落在中高空飞行的飞机。

6月20日凌晨4时28分,美国官方有个正式的确认,正如我们上文所说,这是一架BAMS-D。

6月20日凌晨5时22分,请记住,BAMS-D,就像“全球鹰”和MQ-4C一样,是不承担渗透任务的。价值2亿美元的BAMS-D一般不会飞入危险空域,在伊朗近海飞行实际上就是一只容易被攻击的肥美火鸡。但也许该机侵入伊朗领空的唯一原因是该机失控又或者出现了严重导航故障。伊朗更有可能是如五角大楼所描述的那样,是在国际空域将其击落。

6月20日上午7时50分,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告诉记者,他曾与总统会面,特朗普认为“他的选择已经不多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在白宫与高级军事领导人,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参谋长约瑟夫邓福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在没有特朗普总统的情况下,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情况和可能的应对措施。

6月20日上午9时30分,美国空军中将指挥官约瑟夫古斯特拉中将和美国中央司令部联合部队空军部队指挥官刚刚出席了一个非常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公布有关于击落的更多细节,并且还提供了一张地图——显示了BAMS-D无人机坠毁的位置以及伊朗地对空导弹的发射阵地位置。古斯特拉中将说,无人驾驶飞机在“高空”飞行,距离伊朗海岸34公里(约21英里)遭到攻击,并坠入国际水域。目前还没有关于美国救援打捞部队具体是否会开展救捞工作,但据报道,目前美国海军舰艇不在那里,但他们已经向该地区运动。“伊朗这次危险的攻击是不负责任的,它发生在迪拜、阿联酋和阿曼马斯喀特之间的空中走廊附近,可能危及无辜的平民,”古斯特拉中将补充说。在发生攻击的地区,阿联酋和伊朗之间的霍尔木兹海峡距离不到60英里。

6月20日上午10时15分,美国海军第五舰队现在发布了一些影像,记录了在伊朗导弹命中BAMS-D无人机之后的坠毁烟迹。美国海军并未表示这段影像来自何种载具设备,但上周两艘油轮袭击事件发生后,各种美国海军舰艇和军用无人机一直在这一特定区域内作战。

6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白宫与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发表讲话时表示,他认为击落可能是伊朗人“ 松散而愚蠢 ” 的错误。他还补充说,美国“不会姑息”。

6月20日上午11时30分,伊朗半官方通讯社法尔斯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伊朗声称的事件时间表。视频显示,伊朗部队在从Al Dafra空军基地经过霍尔木兹海峡飞往阿曼湾时,一直在国际水域中追踪BAMS-D无人机,然后返回并飞回同一基本路线基地。然而,伊朗人说,当无人机靠近伊朗海岸时,它转向并进入了他们的领空,引发了击落事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军用无人驾驶和无人驾驶情报收集飞机经常在伊朗境内的国际空域飞越这些水上航线,并且它们非常成熟。下面的地图可追溯到2013年,展示了波斯湾的其中一条路线。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给出了精确的地图坐标,指出伊朗称无人机飞行时的目标位置,还要求伊朗部队收回部分坠毁在该国领海内的无人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