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那会儿,冷战还是个小高潮阶段,并不像戈尔巴乔夫时期那样缓和。苏联垮台以前,美国主要对手就是苏联,根本没心思管别人。冷战时期,美国发动的战争,都是和苏联间接的去打的,和苏联的对抗,是美国这边的第一要务。

如果这会儿美国直接武力攻打伊朗,花费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那会儿革命成功,霍梅尼是打着一个反美的大旗上台的,当时伊朗国内基本所有人都支持霍梅尼。你这会儿武力入侵伊朗,就算打垮了霍梅尼,新上来一个政权,这个政权也活不长,毕竟老百姓都支持霍梅尼。

那会儿,霍梅尼等同于伊朗人心中的神,这个大仙给美国描绘成撒旦的角色。如果,美国把霍梅尼干掉了,这撒旦的名他算是坐实了,伊朗人只能是更痛恨美国。美国打完了,新政府还得上台,这新政府还得是美国盟友。而美国这个盟友,生存能力是非常有问题的,美国还得保护他。然后就得打个十年八年的,这对美国来讲,就是放血呢。

美国要打,也得是霍梅尼在有苏联的支持的时候才会打,霍梅尼得是苏联铁杆盟友,伊朗挨打,苏联铁定支持的那种。这样打的话,美国就不是自己放血了,苏联也得跟着放血,这么打对美国才是公平的。如果单纯就是美国打伊朗,那么占便宜的就是美国了。

同一时期,伊朗人质事件刚发生后,苏联那边对阿富汗动手了。苏联几个小时推翻了阿明政权,扶植了自己人上台。苏联如果彻底控制阿富汗,进一步就是窥探印度洋了,苏联要是真成了,美国是很难继续拦住苏联了。所以,这时候,美国注意力就又得往苏联那边分散了,不能让苏联人得逞。

苏联打阿富汗的时候,美国、咱们都是紧锣密鼓的往阿富汗运送武器,出售给阿富汗的反苏武装,基地什么的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相比较于伊朗人质危机,苏联入侵阿富汗才是个大事。伊朗人质危机,再怎么样,就算人质都被毙了,美国换个总统,多发点慰问金就能解决了。而苏联如果扩张成功,对世界格局是有改变的,这是影响美国国运的。这里面孰轻孰重,可想而知了。

这里面,伊朗也是抓住了美国这根软肋,他的对手是苏联,美国主要心思都是对付苏联,到他这就减弱了很多了。如果没有这一个层面,伊朗也不会贸然去逮捕美国外交官什么的。

另外还有个原因,七十年代、八十年代,都是美军的低谷期。当年越南战争,美国是输了,美国老百姓的反战情绪也是比较高的,军队这会儿也低着头做人。那些年,美军是非常低调的,潜心反省、潜心发展。军队本身战斗欲望不高,总统那边也是知道,这一仗,打赢了啥都好说,打不赢,一旦陷进去,美国老百姓又得反战,这就数罪并罚,啥都完了。

而且,伊朗人质危机,本质还是一个人质劫持案件。这种人质劫持案件,你要做的是营救人质,营救人质是放在第一位的,而不是想办法去打死歹徒。劫持人质,你要的是人质生还,而击毙歹徒,也是为了让人质生还,这是这样一个关系。如果你贸然行动,歹徒一枪击毙人质,鱼死网破,这事就变得没意义了。

所以,当时美国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要做的不是想法击毙歹徒,而是想办法稳住歹徒,别让歹徒做出出格的事。这件事美国本身就理亏,伊朗那边的要求也挺简单的,就是你美国人把巴列维交出来,我就放了人质。这事美国也左右为难,一方面是人质性命,另一方面自己还得背上个出卖盟友的罪名。后来美国是把巴列维给赶走了,最后巴列维病死在了埃及,人质才有了希望。

三方面原因,那会儿美国主要对手是苏联,其他国家他不想打,打了浪费自己,让对手占便宜;再就是那会儿美军斗志是个问题,斗志不旺盛;最后就是事件的本质,人质事件,人要救,就得想办法保护好人质安全。

而这件事呢,美国那边也是挺阴险的,这口气他不可能就这么忍了。当年萨达姆还是美国小弟呢,加上伊拉克和伊朗本身就有矛盾,在美国操纵之下,伊拉克这边举着大旗就开始打伊朗了,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